非典型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不是社交名媛而是宅女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4-15 10:19:33
浏览

  “鼻子的形状明显不对”“身高矮了至少6英寸”……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夫人梅拉尼娅3月上旬前往阿拉巴马州飓风灾区的一趟视察,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炸了锅。站在特朗普身边戴着超大墨镜的“第一夫人”,被很多网友认为并不是真正的梅拉尼娅,而是替身。

资料图: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p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资料图: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特朗普3月13日专门就此传言发推特称,这样的猜测是假新闻。他认为媒体将梅拉尼娅的照片进行了修图处理,然后引发阴谋论,说站在他身边的不是真正的梅拉尼娅,还说梅拉尼娅没在阿拉巴马州而是在别的地方。“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人变得更加疯狂!”特朗普称。

  这已经不是梅拉尼娅第一次被怀疑有替身了,2018年8月梅拉尼娅和特朗普到俄亥俄州出席活动,网络上也有传言说探访儿童医院的梅拉尼娅,与同日较早在停机坪现身的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网络上的猜测与梅拉尼娅的低调以及经常“消失”不无关系。身为首个东欧裔且没有在美国出生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尽管是时尚圈的常客,却被称为美国史上最“低调”的第一夫人之一,与行事高调的特朗普形成了鲜明反差。根据美国社会民意调查机构YouGov和《经济学人》杂志在2019年3月7日公布的调查显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家人中,美国民众最喜欢的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娅。

  CNN定期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梅拉尼娅的支持率一直比较令人满意,在2018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在接近50%到接近60%之间,只有12月公布的民调支持率降到了43%,而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在40%左右徘徊。

  “矜持、文雅且沉稳”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半年之后,梅拉尼娅才搬到白宫居住,而她的“前辈”们通常是一个月左右就搬进了白宫。她给出的理由是,留在纽约等待11岁的儿子巴伦完成该学年学业。

  在梅拉尼娅“缺席”白宫的半年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第一夫人”缺席而形成的真空。伊万卡作为总统顾问,不仅在白宫西翼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参加了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政要的会见,并主持安排了白宫的一系列重要活动。

  即使在梅拉尼娅搬进白宫之后,伊万卡也时常帮助特朗普筹备庆典和社会活动。尽管伊万卡多次表示,将她与“第一夫人”这个称号进行任何联系都是不恰当的,但她还是被媒体认为是在发挥着部分类似作用。

  不光姗姗来迟地搬进白宫,梅拉尼娅建立工作团队以及开展公众活动也不紧不慢。进入白宫第一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低调和无为状态下度过的。至今,梅拉尼娅的办公室只有大约10名工作人员,而且缺乏政策研究和公共关系方面的专家。此前,美国“第一夫人”办公室团队通常都会包括20多名专业人士。

  梅拉尼娅的一位密友在接受美国《GQ》杂志采访时说,梅拉尼娅的性格和丈夫特朗普完全不同,她矜持、文雅且沉稳。“她的确有钱,但她不是社交名媛而是宅女。”

  在美国历任“第一夫人”中,梅拉尼娅的经历相当独特。她1970年出生于斯洛文尼亚小镇塞夫尼察的平民家庭,父亲是汽车制造厂营销管理人员,母亲在服装厂工作。她曾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大学研读了一年设计与建筑,因为外形出众,自16岁起开始为时尚摄影师作模特,此后在米兰、巴黎等城市辗转谋生。这样的经历,让她在英语和斯洛文尼亚语之外,还会讲法语、塞尔维亚语和德语。

  在梅拉尼娅大学同学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个安静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不穿梭于派对。即便是在她开始了模特生涯之后,也喜欢在结束工作后马上回家,和她同样安静寡言的姐姐待在一起。她的大学同班同学佩特拉·赛德吉对《GQ》回忆称,那时候的男孩子喜欢派对女孩,可惜她们都不是,聚会通常是待在梅拉尼娅或是佩特拉的宿舍里喝果汁、聊天。

  1995年,梅拉尼娅在米兰遇到了著名的大都会模特公司合伙人保罗·赞波里,并在他的鼓励下于1996年赴美国发展。保罗·赞波里在2005年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也介绍称,梅拉尼娅不常出门,也不去俱乐部或酒吧,只去看电影和去健身房。在特朗普之前,她从未在纽约同任何人约会过。“这是一位在时代广场的巨大广告牌上为骆驼香烟做模特的女孩,但她一直待在家里。”

  多年前,梅拉尼娅曾经对媒体表示,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她将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第一夫人。如今,虽然居住在白宫,但《纽约时报》报道称,梅拉尼娅在华盛顿几乎没有朋友,公共活动安排得也不多。在不用照看儿子巴伦时,她每个月至少会回到在纽约的家一次,去看自己小圈子里的人,包括她姐姐和她的发型师。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白宫政治问题专家劳伦·赖特曾撰写过反映美国总统夫妇白宫生活的《代表总统:当代总统配偶及白宫沟通战略》一书,她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与此前历任“第一夫人”相比,梅拉尼娅对接触媒体比较抗拒,不愿过多抛头露面,而是想尽可能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从个人层面来看这完全可以理解,但白宫因此失去了一些只有通过“第一夫人”才能获得的政治影响。美国公众都希望在白宫东翼有一位积极、亲民、开放、热情的“第一夫人”,对“第一夫人”本身以及总统夫妇的生活充满好奇,过去历任政府大都很好地利用了这种公众情绪。

  劳伦·赖特还解释说,美国“第一夫人”不是正式的政府职位,不存在明确职责,这既是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机遇。一方面,对梅拉尼娅这类不太在公众活动上抛头露面的“第一夫人”而言,出错或露怯的风险比较低,同时保持一种政治色彩较淡、党派立场模糊的形象,作一个政治上的局外人,麻烦也比较少。但是,这样做也意味着放弃了为总统及其政治议程争取舆论和公众支持的宝贵机会,而这恰恰是“第一夫人”角色的关键所在。

  “细心的妻子,严格的母亲”

  在特朗普的总统就职典礼上,原本笑脸相迎的梅拉尼娅,在特朗普转过脸去之后笑容戛然而止、面色凝重。这样一段视频,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此外,美国媒体至少两次捕捉到梅拉尼娅在公众场合拒绝同特朗普牵手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