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水产出口受阻,我们多吃鱼和虾!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5-16 01:54:49
浏览

  从清单上看,中国本土输美水产品几乎无一幸免。鲜活、冰鲜、冷冻、干货等不同形式的罗非鱼、鲶鱼、海鲈、鲤鱼、比目鱼、三文鱼、鳟鱼、金枪鱼、对虾、鲍鱼、贻贝、生蚝、龙虾、墨鱼、鱿鱼、海螺、海胆等均在列。

  

  出口水产全线受阻,叉尾鮰、小龙虾、罗非鱼、金鲳鱼、对虾影响明显

  

  美方确认加征至25%关税后,海鲜指南采访了部分业者,以了解目前情况下企业所正在经历的影响和感受。

  

  “加征至25%关税的消息已经确认,短期内取消加征25%关税决定将非常困难,当然,双方还在继续谈判,也有可能出现反转,但贸易战对企业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安徽富煌三珍食品集团董事长张波涛告诉海鲜指南。

  

  张波涛说,中国的斑点叉尾鮰出口市场几乎100%在美国,“2018年出口美国的斑点叉尾鮰企业有20家,现在美国农业部又核减了10家。加征至25%关税意味着产品几乎出不去,除了已经有的一些老订单必须要维持。”

  

  除了斑点叉尾鮰,加征至25%关税也对小龙虾出口影响很深,“尤其到5月份、6月份小龙虾大量上市时,国内餐饮渠道比较欢迎4钱规格以上的小龙虾产品,那么内销市场无法消化的2钱规格以下的小龙虾产品必须要加工成虾仁出口,出口是非常重要的渠道,欧洲和美国市场占比分别为60%和40%。小龙虾货值很高,25%关税成本企业很难承担;而欧洲市场的小龙虾库存非常多,现在的采购量和购买力也有限。因此,25%关税一加征,小龙虾的出口量将直线下滑。现在全国小龙虾虾稻养殖面积2000万亩左右,年产量超过百万吨,养殖成本也高,养殖户收入也会受到冲击,贸易战带给小龙虾产业的影响将是连锁反应。”

  

  “只有来料加工或进料加工不影响,即原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工出口至美国是不受影响的。”张波涛补充道。

  

  来自青岛的企业海鲜盛宴海产资源有限公司CEO叶红则表示:“关于原产自美国的产品出口至美国是否也会加征至25%关税,我们目前还不清楚。“

  

  主要出口美国市场的大连美和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应洁说:“贸易战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狭鳕、真鳕、大马哈鱼主要产品被豁免之后,对于我们来说,90%的产品不受加征25%关税影响,当然还有黄盖鲽和太平洋大比目鱼在加征25%关税清单里。我们的美国客户得知该消息后第一时间询问我们相关的情况,并主动要求协商解决,对于终端客户来说,他们一时间找到可替代我们的供应商并非易事。我们也在观望,看是否有更新的进展,我们更希望尘埃落定之后再来与捕捞船队、客户三方一起来协商解决额外成本的问题。”

  

  作为单品来说,罗非鱼也是重要的受影响品种之一。“现在加征关税至25%对罗非鱼这个单品来说影响很大,贸易走向反复无常令企业很被动。从去年开始,我们出口至美国的罗非鱼业务已经取消了80%,目前我们的罗非鱼能否出口美国对企业的影响比较小。”广东恒兴集团副总经理谢海向海鲜指南介绍。

  

  此外,谢海还说,金鲳鱼出口也受到了影响:“恒兴金鲳鱼连续4-5年的最大出口市场在美国,贸易战开始之时,我们就将一部分的金鲳鱼转而出口东南亚,现在出口至东南亚的量逐渐多了起来,比较明显的影响是,美国市场接受的600-800g规格或800g以上规格的金鲳鱼可能会面临库存问题,国内的养殖户收入会受到影响。”

  

  海南翔泰的代表介绍道:“此前出口美国的罗非鱼产品加征10%关税对我们来讲影响不算大。对于我们的美国客户来说,突然加征至25%关税是意料之外的,他们原来还在讨论和期待10%关税能否取消。目前加征至25%对企业来说肯定有影响,我们正在与美国的客户协商加征至25%的关税成本如何承担的问题,早在今年年初我们就已经在接受非美国之外其他国家的订单,也增加了国内市场的销售,以减少由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和压力。”

  

  茂名新洲海产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东生的观点则是:“罗非鱼出口影响不会太大,因为美国没有罗非鱼产品可替代国家,真正形成罗非鱼产业规模的只有中国,这是很多新兴罗非鱼产区的国家无法比拟的。罗非鱼增加25%的关税,折算出成本是增加0.45-0.5美金,对于美国而言可以接受。”

  

  对虾也是中国重要的出口产品,王东生认为,长期来看,虾(的情况)比较严峻:“对于出口南美白对虾来说,尤其是面包虾,我个人认为短时间之内不会有太大影响,长期的话,一定会在成本上被越南、泰国、印度等国家取代。加征10%关税时,出口企业会有一部分退税,总成本与印度等其他国家的成本相差不大;如果加征至25%关税,中国出口企业的成本优势几乎没有。”

  

  王东生介绍,中国的面包虾产品品质具有一定优势,在全世界属顶级水平,“中国加工厂工人的心灵手巧程度发挥到了极致,虽然说手工人工成本高,但手工技术确实要好很多,机器做出来的产品形状各异,品质受到了很多国外客户一致赞同。”

  

  受影响产品出口企业转型早已开始,贸易战加速中国水产业的产业升级

  

  或转移出口市场,或新增/扩大内销市场,出口企业转型早在贸易战开始时就已进行。

  

  ”自从去年加征10%关税起,我们的出口业务已经在转型,此前我们出口至欧洲和北美市场,关税增加之后,我们增加了来自欧洲的订单,出口北美的订单几乎全部取消。”叶红介绍,进口方面,她们也由原来50%原料采购自美国转型至现在只有3个品类采购自美国(阿拉斯加海参、阿拉斯加黑鳕和黄盖鲽),“加大了对加拿大产地的产品采购量”。

  

  “今年,三珍的重点是发展内销市场,全力推广国内市场,但是国内市场比较混乱,尤其是小龙虾初级加工门槛低,产品参差不齐,我们与小型的加工厂不同,必须要在精深加工方面(如口味虾)加大力度进行技术升级以建立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张波涛表示。

  

  而翔泰则是从2017年年底、2018年年初陆续和国内的电商如京东,商超如沃尔玛、永辉以及一部分餐饮企业合作,“作为海南省首批响应三同的企业,我们将同等出口质量的罗非鱼产品销往国内,并且还在开发适合国内消费者消费习惯和口味需求的差异化产品,罗非鱼的国内市场在不断增加,我们很有信心。”

  

  “罗非鱼在美国最受欢迎的水产品中名列前四,目前美国当地市还有一部分场罗非鱼产品库存可以支撑,我们并不悲观,也在观望最新贸易进展的情况。”翔泰的代表提到。

  

  出口转移也是应对方式之一。“国外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增多,我们也可以将产品出口至其他国家或地区(欧盟、英联邦国家、中东地区、东南亚各国)来应对高额关税带来的经营压力。“谢海告诉海鲜指南。